竹 林
  27.“革命夫妻”
  天矇矇亮,濃霧在江面上飄蕩。依拉娟對劉強說:“跟我來,我們去試試看。”她想太陽出來濃霧消失之前,也許橋上還沒有人在認真看守。不想還未跨上河上的竹橋,忽聽一聲吆喝:“不許過去!”依拉娟睜眼一看,吆喝的人臂上戴著紅箍,手裡抱著桿槍。看來在這裡硬闖是過不去的了。她拉起劉強回身就走。來到一處野芭蕉叢後面,依拉娟終於問:“岩龍,你究竟是什麼人?”“岩龍”不光是她丈夫的名字,也是傣語里兄弟的意思。自從他背著她一路奔過來以後,她對他的戒心消失了。劉強有些吃驚:“你叫我岩龍?”依拉娟會意地點點頭。於是萍水相逢的兩個人,有了一種互相支撐的力量。
  忽然,橋頭熱鬧起來。一群老緬背著沉重的背簍,從河岸這邊的小路走上了竹橋。顯然他們是為緬共游擊隊到這邊來運給養的。眼看他們正在絡繹不絕地上橋,劉強和依拉娟當機立斷走了過去,跟上了那支隊伍。兩人想不到竟如此順利地隨著隊伍過了橋。跟著走了一段路,見前面有條岔道,劉強拉著依拉娟離開了隊伍。走了一段見沒什麼動靜,兩人便加快了腳步。可就在這時,背後傳來了喊聲:“站住!站住!”接著槍聲也響了起來。幾個全副武裝的人追了上來。
  “你們是乾什麼的?為什麼要往那邊跑?”為首的一個用槍抵住了劉強的背脊。“探親呀,去看她妹妹嘛。”劉強指著依拉娟,信口說道。“在哪個寨子?”持槍的人滿腹狐疑。 “等弄寨!”劉強脫口而出。
  也許他們不知道等弄寨,也就不再追問。有一人指著依拉娟:“她是你什麼人?”劉強一愣,硬著頭皮說:“她是我老婆啦!”“你老婆?”幾人一齊怪笑起來,“是你媽還差不多!”當了反革命家屬的依拉娟,與以前比不知蒼老了多少!眼下與劉強走在一起,確實不般配。
  不由分說地,兩條黑布條蒙上了劉強和依拉娟的眼睛。他們被押到了一支游擊隊的營地里。劉強和依拉娟被帶到一個身著黃軍裝的長官面前。押他們的人跟他用克欽話嘀咕了一番。“長官”的臉上現出了嚴厲的神色,操傣語審問起來。劉強把剛纔答的又重覆了一遍,只是不經意間又帶出了一句,說自己是對面寨子的民兵連長。“什麼寨?”“芒果寨。”那長官冷不丁又問:“那麼說說你們支持緬共哪一派?”“當然支持白旗派了!”劉強斬釘截鐵地說,“那紅旗可是老修。”“你們民兵平時都幹些什麼?”“我們的具體工作,是保密的。不過,可以告訴你我們的口號是:‘反修防修,創建政治邊防,支援世界革命’——包括你們。”這回答,很有幾分居高臨下的氣勢。那審問的人終於收斂了氣焰。他們客氣地招待劉強和依拉娟吃了一頓飯,然後又把他們帶進一個房間。房間雖然簡陋,可桌、椅、床一應俱全。不大的木板床上鋪著乾凈的席子,放著嶄新的被單,還掛著一頂蚊帳。
  過了一會,一個士兵提了兩桶水進來,說是請他們洗澡。劉強和依拉娟面面相覷:這顯然是要測試他們的關係。“你這婆娘,怎麼愣站著不動,快給我倒水呀!”劉強高聲吆喝起來。依拉娟會意,“哎”了一聲,馬上動手把桶里的水倒進木盆里,然後走上去伸手幫劉強解衣。劉強卻有些難堪了,身體有些發僵。她輕輕按了他一下:“別害怕,就當小時候阿媽給你洗澡……”
  洗完澡,鑽進蚊帳,劉強怕寶貝有失,將它從脫下的衣服口袋里取出,塞到了枕頭下。這時果然進來一個勤務兵,將他們的衣服拿走了,說是替他們洗一洗,明天早上送還。
  第二天早上,那長官把劉強叫去,很客氣地說:“你在孟帕那邊有熟人,想請你陪我們去一趟。”劉強知道自己百密一疏,陳太太給他的那封信在上衣口袋里,被他們搜到了:“到孟帕去做什麼?”長官倒也爽快:“去換點貨。我看你有那邊的介紹信,你幫忙一起去,生意就好做了。”“可是我——我還得跟我老婆去看她妹妹呢。” “來回也就半個月,讓你老婆先去嘛。”
  劉強知道再堅持就不好了,回到小屋,將麻風村的位置畫了個草圖,並且特別標出了那條已經排除了地雷的小道。他把草圖塞給依拉娟:“你到那裡去找一個叫玉哨的傣族姑娘,就說是劉強叫你去的;如果玉哨不在,那裡的麻風病人也會善待你的。半個月以後我就來麻風村找你們。”  (原標題:魂之歌)
創作者介紹

憶蓮Live

yb90ybrlf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